★ 在那之後









星期六,他總是在家裡之外的地方吃晚飯。

下班之後去了趟超市,買好食材後往公司附近的一間公寓緩慢走去。以小套房出租為主要客群的新式公寓,一層分成四戶,每個房間皆有獨立的衛浴設備和廚房,相當適合一個人居住。

爬到三樓,他拿出鑰匙開啟門扉。

放下公事包,脫掉西裝外套,他捲起袖子,將晚餐的材料拿到流理台洗切。約莫半個小時之後,簡單的食物已經可以準備上桌,就等那人回家而已……

大門開啟的聲音響起,隨後自己便被抱入一副精壯的胸懷當中。

「我回來了。」

低沉的嗓音在自己聽得比較清楚的右耳邊呢喃。郭近善忍不住縮起肩膀。

青年將他的身體轉正,額貼著額,說道:

「你煮好晚飯在等我?真好。」

「嗯……」他只能垂首輕輕地應道。

「不過……可不可以晚點再吃?」青年吻住他的唇,雙手已經不規矩地解開襯衫扣子。

因為我想先吃你……

在郭近善被青年熾熱的情慾給淹沒之前,那是最後聽到的字句。




☆ ☆ ☆




因為做夢,所以他醒了過來。

但是睜開眼睛之後,他卻記不起虛幻的內容,只能從眼角的濕意隱約感覺到,那是一個教人傷感的夢。

想要看看已經幾點,不願驚動身旁的青年,他將動作放輕。兩人同睡一張單人床相當狹窄,但是青年卻說喜歡這種貼在一起的感覺。

「呃。」坐起時不意牽動體內無法習慣的疼痛。他忍不住低吟一聲,比起難受,他更是羞赧得雙頰紅透。

身後的人突然收緊放在腰間的手臂,將他納為己有。

郭近善不禁回望青年熟睡的臉龐,就連在睡夢當中,他都不肯放開自己。

原本在台北念大學的青年,由於自己始終沒有打算要回去,所以在畢業後就報考新竹的理工名校,順利進入研究所就讀。當他知道的時候,真的好錯愕。

以青年的成績而言,明明有機會留在台北的那所大學,卻自動放棄資格,青年從頭到尾瞞著他,等他發現的時候已經都來不及了。雖然這裡的大學以理工科系著稱,不比原有的學校差,也是相當適合他的領域,但是……

青年第一考量的,居然不是個人理想的學習環境,而是他。

為了能夠方便和他見面所以才來這裡唸書,還特別選擇在他公司附近的公寓當作住所……即使明白這樣根本不對也不好,他的心裡卻居然還是覺得好甜蜜。抱著屈起的膝蓋,郭近善輕輕地將額頭靠在自己手肘上。

「你在想什麼?」背後的青年忽然拉他的手臂,出聲問道。

郭近善轉過頭。「咦?對不起,我吵醒你了。」

「不要老是道歉,我不喜歡聽。」青年坐起,將唇片貼上他的後頸,一路綿吻至背部。誘惑般地低聲道:「……你什麼時候才要搬出家裡?我已經不想再等下去了,我要每天都和你在一起。」

青年極盡溫柔地親吻著他,然後將他重新被放倒在床鋪上。

郭近善全身發熱,僅能抿嘴困難地輕喘道:

「你都會來接我下班……我有時候,也會來看你啊。」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舔吮著情人光裸的腰部,青年遂在他上方撐起自己身體,認真說:「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如果你是擔心生活費的話,我明年就拿到碩士學位了,之後只要先服國防役,薪水絕對夠用。」

「不是的……」郭近善為難地垂眸。

「你不想和我同居?」青年問,眼底有著寂寥。

不是那樣的……郭近善搖頭,傷感地凝視著他,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你覺得我在逼你?」青年又問,抓住他的手臂。略帶激動地表明自己的心意:「我是真的很愛你啊!」

他知道……他知道啊!

但是,青年的愛太濃烈,只執著在他一人身上,他沒有回去就是害怕這一點啊!然而,青年卻不顧一切地追過來了。

他無法不替青年著想,每次被擁住時又根本不能思考,想要在青年如同漩渦般激狂的愛意中尋找一絲清晰的思緒,卻連自己的意識都要被捲入失去。

倘若雙方都失去理智,那麼會是什麼結果?

那樣讓人完全迷失溺斃的情感,總有一天,會徹底吞噬他們兩人吧。

因為郭近善的沉默,青年用力地抱緊了他。

然後說道:

「就算你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我是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雖然明知他們正在朝自己所恐懼憂慮的方向走去,郭近善卻雙目濕潤,極輕淺地笑了。

「……嗯。」他只是低聲應著,任由青年的體溫疊上自己。

讓他們一同沉淪吧,只要彼此不分離,會是什麼樣的後果都無所謂。

他愛著青年,青年也愛著他。

這樣就已足夠。






作者的拉哩拉雜:

這是因為字數爆炸所以沒有被放進書裡的部分。時間點在兩個人決定同居之前。一直都不知道能放在哪裡,乾脆就放在這裡吧。

順便試試網誌文章如何編排,結果發現還是要自己分段啊,不知道文章發出去字數會怎樣,難道也要自己斷嗎?
(喔不要這樣~><,這樣這篇文章可能會變成我唯一發的一篇吧!XDXD)

反正就先放在這裡囉,有偷偷看到的人,謝謝觀賞。(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ao 的頭像
datao

歡迎光臨(糟糕高中圖書館‧﹏‧)鬼故事

dat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