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時間。

教室左後方角落的區域圍了一小撮人,大部分是女同學,男同學則明明有點介意,又裝出不在乎的樣子,在外邊觀察著那方的動靜。

「吶吶,你從哪裡轉進來的啊?」

「為什麼要轉學啊?是因為搬家了嗎?搬家很辛苦吧!」

「你好高喔,幾公分啊?有沒有一百八?」

藍以恆面無表情地坐在自己位置上,雖然他認為自己沉默冷淡的態度應該可以讓這些同學不再對他感興趣,但是五分鐘過去,大家還是圍繞在他桌邊,對他講著一些他完全沒興趣的話題。

「小鴨,你真好運,老師讓轉學生坐你旁邊,是因為你忽然站起來的關係吧!你剛幹嘛站起來?」一個女同學對靠窗的男生抱怨著。

藍以恆淡瞥一眼。坐在自己左手邊,被喚小鴨的男同學,因為座位和自己相鄰,於是也不小心被牽連圍住了。

對方的身材相當瘦,雖然後面頭髮剪得還算整齊,但前額濃密微捲的黑髮幾乎遮住他的雙眼,因為臉小的關係,甚至幾乎算是掩去了半張面皮,除了幾顆褐色的雀斑之外,根本看不清長相。對於女同學的問話,他只是回答了:「我……」女同學便沒在聽了。

由於座位附近太多人,他還被擠到貼牆,桌子也被幾個女生的臀部佔領了。

吵雜的交談聲依然沒有歇止的跡象,藍以恆微皺起眉頭。

「我們帶你去逛逛學校好不好?」一個同學這麼提議著。「雖然老師是叫小鴨負責,不過,跟我們去絕對比較有趣啦。」

藍以恆忽地一手撐桌,從位置上站起身來。

幾個同學以為他是表示答應了,於是一邊跟著,一邊說道:

「你要現在去啊?等一下就要上課了喔。」

「剛剛老師不是說下一節自習嗎?」

「那太好啦。」

不料,藍以恆卻回頭,冷漠拒絕道:

「不要纏著我。」

那不耐煩的言詞,令得眾人一時呆住。

藍以恆丟下話之後,不管那群傻眼的同學,自己一個人走出教室。

「噗!」幾個男生忍耐不住噴笑出來。

碰了釘子的那群女生立刻惱羞成怒道:

「幹嘛?笑屁啊!」

「想笑不行?還要經過妳允許啊?」

兩邊即將爭吵起來,沒人注意到靠窗位置的人也離開了座位。

走廊的盡頭就是樓梯,藍以恆一路往上走,直接上到最高的樓層。通往樓頂間有一道門,是關上的,他伸手先試開了下,隨即抬起修長的腿,用力地往門上踹下去。

「砰」地一大聲!那扇門整個往後彈開,撞在牆壁上。

他跨過門檻走進天臺,這裡是學校的制高點。

一大塊寬闊的露天空地,周圍設置了安全用的鐵絲網,有幾個水塔和幾條管線,再多就沒有了。

藍以恆走到可以鳥瞰校園內部的那個方向,走過水塔時,他像是早就察覺什麼,朝底下掃了一眼。

佇立在鐵絲網前,垂下美眸,他觀察著這整座校園的中心。

常有把刑場或墳場改建成學校的傳說,也的確真實有那樣的例子,不過,這個學校倒還算是乾淨……他移動視線。

一小團黑色的東西,躲在水塔底下的隱密處,一直扭曲蠕動著,像朵會動的棉花糖一樣。纏著水塔和管線,發出濃濃的瘴氣。

藍以恆手一揚,戴在腕節處的銀環疾射出一道細線——那是打造得非常精細的銀鍊,神準地打中那團黑小球後收回,在眨眼的瞬間,那東西就「噗」地消失了。

雖然這所學校還算乾淨,但還是有這種玩意。校園的用地沒有太大問題,不過周遭……他往看起來應該是學校後門的地方望去,微微瞇起眼。

一陣腳步聲從樓梯間傳來,他轉過頭。

「啊。」

一個人站在頂樓門口前,似乎因為發現那道門是被暴力對待而打開的,所以一時停頓住。

是坐在他旁邊的那個男生。藍以恆沒有理他,只是撇開臉。

「那個……已經上課了。還有,頂樓是不能進去的……」

那沙啞到有些奇異的聲音讓藍以恆怔了下,他大概知道這個人為什麼會被叫做「小鴨」了。但他沒有因為這樣而回答,根本當作沒聽見。

「違反的話,會被罰寫悔過書……」對方又說。

藍以恆完全把他當成空氣。

約莫十分鐘後,藍以恆準備離開,豈料,一轉過身,就見那個男生還站在門口。

那是在等他嗎?因為進來會違反校規,所以站在那裡等他?藍以恆皺眉,只是走過去,越過對方就打算離開。

這傢伙是怎樣?在自己進教室時,這個人也是突然就站起來——心裡才這麼想著,對方就伸手過來。

不明白對方舉動的藍以恆,因為動作敏捷,先一步側身閃過了。那男生原本似是想拉住他,撲空以後,卻也沒有因此而生怒,應該說,在那張被半遮住的臉上,只有擔心和憂慮而已。

「你沒事嗎?」對方問。

「什麼?」藍以恆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那個,你不是……」對方再次朝他伸出纏著紗布的手。

藍以恆也不管他有傷,只是像趕蒼蠅那樣厭煩地揮開他。對方卻鍥而不捨,第三次終於抓住了他的腕節。

「我一直很擔心,你沒事嗎?」對方輕輕握著他的手腕,擔憂地望住他。

被對方手指觸到的皮膚有種相當奇怪的違和感,銀環讓別人碰到的感覺也很不好,這令藍以恆沒有細思對方的話,只是很快地甩開他。

「擔心什麼?擔心我不認識學校?你現在是要等著帶我去參觀?」俊美的臉容上只有冷漠,他更冰寒道:「我完全不想和你去參觀學校,就算你坐我旁邊,我也不會和你變成朋友,所以,別再接近我。」

對方的表情愣住了一下。

「你……」

煩人!

在對方欲上前時,藍以恆用力地推了他肩膀。這下手勁不小,對方瘦弱的身體往後撞上牆壁。

「我說了,別接近我。」冷酷說完,他轉身走下樓。

「咳、請等一等——」

對方似乎因為撞擊而痛得咳嗽了,卻還是用那啞聲在背後喊著,藍以恆連回頭都沒有。

離開樓頂,他回到自己班級。

原本因自習而理應會相當愉快的教室,氣氛有點奇怪。藍以恆走到座位坐下,對一室沉重毫無感想,只要不會有人再來煩他就好了。

隔壁的男生,遲了幾分鐘才回來。在拉開椅子落座的時候,似乎躊躇了一下子,然後對他啟唇道:

「我有……」

藍以恆皺眉,不明白這個人怎麼完全不懂拒絕的意思。他看都沒有看對方一眼,僅用極不高興的語調打斷道:

「不要跟我說話。」

對方停住。

「啊……真對不起……」

然後,終於不再開口了。

在短短不到一節課的時間,將一切人際關係弄糟,但藍以恆卻沒有任何感覺。他對這裡所有的人都沒興趣,完全不想和他們認識,也不打算和他們牽扯上,所以,這樣最好。

沒多久下課了,同學一小群一小群聚在一起,打發著十分鐘的空檔,雖然還是有人往藍以恆的座位偷瞄,但不再有勇者上前嘗試和他交談。接下來的那節課,因為剛開學,老師也只是交代一些事項,最後以聊天閒扯作為結束,在鐘聲響起的時候,窗外忽然有一整群鳥飛過,過急的拍翅聲,令班級裡的人稍微嚇了一跳。不過在說了些「好多鳥喔」,「對啊」之類的話後,也沒人再去注意。

但是,藍以恆卻一直望著外面。

彷彿看到什麼東西,他起身離開教室,往學校後門的方向走去。

後門所在地,有兩棵大樹,範圍寬闊的樹葉總是遮住了陽光,因此相當陰涼,或者可以說是陰森。從不遠處看過去,那始終被黑影所籠罩的門扉,彷如存在的是另外一個世界。由於後門這裡的幾條街近來常發生車禍,為了安全考量,學校不再讓學生使用這個出入口,並且上鎖封閉起來。

那是一道古銅色的厚重鐵門。

門的另一邊,有許多許多,普通人聽不到的聲音。



媽媽、媽媽,我會去天堂喔。

別開玩笑了,我還這麼年輕,我還有很多事可以做!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是那個人,那個人就是兇手,請幫我報仇……

為什麼死的是我?



因為太多太吵了,藍以恆抬起單手,按住自己一邊的耳朵。

學校後門方向的兩條街外,是一所醫院。

醫院向來就是活人的生死關,那裡充滿了數不清的死魂,就算不用走到這裡,在教室他就可以聽見這些聲音。

魂魄之所以沒有進到校園來的原因,似乎是學校做了防護措施,在這扇門掛了避邪物。

藍以恆睇著門上的那塊八卦鏡。

寧可信其有。不管相不相信,人們總是多少會要求個心安。

學校裡忽然響起廣播,內容說著水龍頭出來的水有奇怪的味道,請同學不要使用。不到一會兒,又廣播已經有老師和學生似乎是碰到那水的關係而皮膚產生紅斑就醫,再次警告大家不要用水。

之後,因為這突發狀況,學校立刻做出決定,開學的第一天,校長宣布全校早退。

在廣播結束的同時,隱約還能聽到一點學生歡呼聲。

那小黑球的能耐,頂多就是害人皮膚過敏幾天,雖然沒想到會有此結果,不過這樣也好。藍以恆找了沒有人會注意的地方等待,直到全校學生離開。

在後門的教官也去幫忙處理事情後,學校裡就只剩前門收發室的警衛,幾位老師和主任,以及等自來水公司過來檢查取樣的職員。

藍以恆回到後門,從口袋裡掏出三個一半手掌大小的錐狀物。銀色錐形體的上下兩部分各刻有一圈極小的文字,非常精緻。他手微揚,將三個錐形體丟出,分別釘在三方向的地面上。

這是他的「封域」。

從現在開始,再沒人可以在這個三角的領域裡看見他,也沒有人能夠進得來。

除了不是人的東西。

藍以恆扯掉後門上的八卦鏡。

一道強大的冷氣彷彿終於打破屏障般迅速往學校內衝進,黑色而扭曲的氣團像是有生命似的從後門的四面八方爬入,在藍以恆的面前,凝聚成一個比樓頂水塔那個更大數十倍的黑色黏狀物。



媽媽……媽媽……

我還這麼年輕……

我不想死啊……

幫我報仇……





幾張鬼魂生前的臉孔在黏狀物裡扭動掙扎著,最後通通被捲入。魂魄最終都融合成一種聲音——人類絕對不會擁有的,空盪遙遠而詭異的聲音。

藍以恆冷睇著那幾乎有一台貨車體積的黏狀物,他冷笑道:

「連形狀都沒有。」

左手一甩,他手環裡的純銀細鍊彷彿子彈般往前射出,銀鍊末端的垂物隨即在瞬間擊中那黏狀物的中心點,立刻打出一個大洞。

黑色的物體因為失去中間的部分,而哀鳴傾倒。

正當藍以恆欲給它再一擊的時候,他敏感地察覺有人從後面走了過來。

他倏地回首,只見一個瘦弱男生站在封域之外,朝他這裡看著。

那道視線讓他一愣。

應該是看不見他的,是看不見的——

「啊,找到了。」那男生說。

在藍以恆還想著那句話或許不是對自己說的同時,就見到對方穿越錐狀物所設下的界線,走了進來。

不可能。

封域的作用,是讓他在收拾這些東西的同時,不被人看到,也不會影響他人。普通人接近封域時,會不自覺或下意識地不靠近,比較能抵抗的普通人,或許會直到接近才有作用,但也是會繞開走,總之不可能進來,這完全是一種自己本身也不會知道的行為。

然而,這個瘦弱的男生,卻那麼樣輕易地進入了。

就好像這裡根本沒有被封起來一樣。

藍以恆瞪大眼睛,在他走到自己身旁前嚴厲地出聲喊道:

「別過來!馬上離開這裡!」

「……咦?」對方一臉困惑。

藍以恆斥道:

「你看不到這個東西嗎!」他想對方既然能進封域,那麼或許是具有異能之人,總之先解決眼前的危險,之後再說。

可是,對方卻茫然地望著他。

「什……什麼?」

他看不到!藍以恆馬上知道這個事實。

看不到又怎麼會……四周的瘴氣變得濃重起來,藍以恆只能把心思放回眼前的傢伙身上。

只是一個短短的空檔而已,黏狀物不僅把大洞填補起來,同時更像是濃縮一般,往中央擠壓,原本不規則的外表,逐漸顯露出了妖異的形狀。

「為什麼死的是我啊……為什麼死的是我……」

頂部的部分長出了一顆頭,雖然是人的形貌,但身體卻變得細長,就像是蛇的樣子,腹部有著蜈蚣似的腳。

「就是你嗎?」藍以恆冷冷地道。

因為死去而產生的強烈怨恨,那樣即使死掉也能夠一直加重的怨念,牽引著相近的其他死魂,用本身恨意產生的瘴氣同化,因此而更加重瘴氣,以這種方式重複地吸取靈魂變得壯大,逐漸生成的濃厚妖氣甚至影響到範圍裡的活人,莫名其妙地就會出意外。在變得更強壯,轉變的時機成熟時,吞滅被抓住的魂魄,然後成為妖物。

「為什麼死的是我,不是別人?為什麼?為什麼啊?」

藍以恆緩慢地抬起雙手,交叉疊放在胸前,沉聲說:

「你想知道為什麼死的是你?」

那妖物並未因為他的問話停下,只是彷彿無脊椎動物,執著地用腹部和腳往前蠕動爬行著。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不是別人?既然這樣……既然這樣——」妖物的雙眼突然染紅,充滿恨意地用那詭譎的聲音嘶吼道:「那所有人都去死吧!」

藍以恆的眼神變得冰冷。

「……因為你該死。」

語畢,他將交疊在胸前的雙手向外用力揮出,雙手的手環以肉眼無法跟上的極快速度射出銀色細鍊,一條纏上妖物的頸項,一條纏上妖物的身體。他沒有猶豫,兩手一扯,在瞬間將妖物的頭絞斷,身體撕裂成兩段。

才剛成形的軀體,再度成為黏塊狀掉落,甚至還可以見到被吞沒的其他死魂臉孔浮出。他垂下眼眸,甩出銀鍊,將末端的鍊垂埋入那團黑黏,並喝一聲:

「撤!」

一大坨的黑色物體,就在他的低喊聲中消失無蹤。

背後響起零碎的拍手聲,藍以恆一怔,不可置信地轉頭望去。

只見那個座位在他旁邊的瘦弱男生,輕輕地拍著手,非常誠懇地道:

「真的好厲害。」

妖物的頭就滾落在男生腳邊不到一公尺的地方,雖然失去辛苦獲得的形體已不再能作怪,可尚還在喃喃唸著「為什麼死的是我」的怨恨。

所以,這傢伙是真的看不到,那麼,全然無法看見的他,是在說什麼東西厲害?

藍以恆上前揪住他的衣領,冷道:

「你根本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差點妨礙到我了?」

「咦……」對方歪了一下頭,隨即相當抱歉地道:「對不起。這次我站在後面,我以為這樣不會打擾到你……那是一種民俗舞蹈嗎?好漂亮。」

藍以恆不禁瞪住他。

對方卻恍然未覺,只是看著自己被不友善扯住的領子,然後淡淡地笑說:

「可以這樣活動,表示身體真的沒問題……那就好。」

他的低語讓藍以恆心裡閃過什麼。想起對方初見自己的反應,以及在樓頂的對話,他一下子怔住。

瘦小的男生低下頭,細瘦的後頸因此露出來。他將手伸進自己口袋裡,說:

「你的書包還在教室裡,所以我想你可能沒聽到廣播,因為我沒有帶來學校,就跑回去拿……想趁你走之前給你。」啊,我住的地方很近的。他輕輕補充一句,然後拿出一個銀色的錐形體,遞到藍以恆面前:「雖然你要我別接近你或和你說話,但是,我有東西要還給你。」

藍以恆看著他手裡的錐狀物,不禁將他放開。

那的的確確是屬於自己的法器沒錯。

但是——

「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他沉冷地質問道。

然後,看見對方的表情變得困惑、迷惘,最後露出一個難堪尷尬和難為情的勉強笑容。

「之前,你的態度就讓我有想過了。原來你……真的不記得了。」

聞言,藍以恆忽然握緊了拳頭。











班長的自言自語:

那個~
銀練和鍊垂各有不同的用處
不同型態或等級(?)的妖怪用法也不同

季悅生會那樣阿Q,不是天生脫線天然蠢
他的個性其實也......

......連載的壞處就是,後面還沒有寫到的設定
前面不能先解釋。囧囧囧囧囧囧!

對了我忽然想說

藍以恆喊的是『撤』ㄔㄜˋ
我想知道有沒有人看成『撒』ㄙㄚˇ的?
XDXDXDXDXDXDXD!!!
(因為,自己都覺得兩個字很像.......)


這到底算是什麼類型的故事呢?
我真的不知道。囧>

其實會變成BL吧。XDXDXDXDXDXD!!


總之,謝謝各位同學!(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ao 的頭像
datao

歡迎光臨(糟糕高中圖書館‧﹏‧)鬼故事

dat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sinyia
  • COMMENT:
    喔喔~
    搶頭彩~!(笑)

    連載的壞處就是
    後面沒寫到的,前面不能先說。XD

    藍同學會不記得小鴨同學
    的確是有原因的沒錯喔。:)

    其實我都只想說『這是一個我想寫的故事。』而已。(笑)

    好!小鴨!跟兇巴巴拼了!XDXDXD!!

    喔喔~生日快樂!!
    我昨天幫妳掛了頭條~!XD

    幸好我有說明啊~姊姊~
    妳看的時候不覺得喊ㄙㄢˇ滿遜的嗎?XDXDXDXD!!

    斷在吊胃口的地方會讓人想看下去啊~
    (不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囧囧囧囧囧囧!!)

    沒有~沒有期限~
    頂多限定學校連載而已吧。XD

    架構大是跟我以前寫的比啦~
    跟真正厲害的比起來應該不算大吧~~!


    哈哈~XD
    喊ㄙㄚˋ的時候還要跳起來拍手說~XDXD!!

    等我寫到某個段落看看再說吧
    寫得不好的東西我是不會讓它成書的~^^;;;;

    嗯,新同學是兇巴巴。XD


    喔喔!對啊~
    我懂我懂!我也覺得ㄔㄜˋ有氣勢
    ㄙㄢˇ好像就遜掉啦~!

    謝謝幫我找錯字的同學!
    班長並不是不知道那樣寫啦~;;;;
    只是班長常會眼殘手殘......
    (其實每次貼文出去之前我都會檢查好幾次
    但是一貼出去以後就發現好多東西要改啊~~我在幹嘛啊~~
    然後一直修修改改的囧!)

    沒錯!!!
    我喜歡脖子!!XDXDXD

    這要說到我有一次在路上看到一個小學男生
    他低著頭,纖細的脖子從後領露出來......
    (那一瞬間的萌!我回味無窮啊~所以常常想到就寫XDXDXD
    ↑我真的對戀童和戀童題材沒興趣的(請相信我!)
    只是一個單純喜歡正太的女人←結果還是一個變態XDXDXD)

    那個練習~
    我覺得比較像罰寫。XD

    是的~脖子很性感啊~~~
    是一個好部位。XDXDXDXDXD!!!

    謝謝各位同學!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