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的小提醒:沒有可怕的事。XD

















★鬼故事 27



























如果是他,親吻一個人的理由,一定是喜歡對方。

若是,在認為對方喜歡自己的情況下,那樣的親吻,多半也是想要給予對方回應。

是出自好玩的調戲,還是因為離別前的同情,或者是對於感情的答覆?

到底為什麼要吻他呢?

學校的空堂,余謹真望著坐在自己面前的溫夜。

溫夜雖然有時候態度輕浮,卻並不是一個玩弄他人感情的人,這一點,和他幾乎形影不離的余謹真非常清楚。

而且比起同情,溫夜更像是會完全斷了對方念頭,讓對方往前走,那種表面殘忍其實溫柔的類型。

這樣一來,就只剩下溫夜喜歡他的選項了。

思及此,余謹真忽然雙頰燙熱。

先前,能夠平淡問出這句話的自己,真的好不可思議。那一定是他當時太過專注在尋找答案了,現在只要一想到,他就十分難為情。

一直無法擺脫這些想法的自己,是不是過於自我意識了?那可能就是個玩笑,而他又認真了。

溫夜不想再講,他是不是應該要讓那個吻過去。

只是為什麼,自己的心跳這麼快?

「喂。」

一直滑著手機的溫夜忽然抬起臉,喚了他。

余謹真有種好像被發現心事的難堪,掩不住滿臉通紅。

「什麼?」

溫夜當然察覺了。注視著他一會兒,道:

「今天你打完工,讓我去你的新住處。」余謹真搬走後,他還沒去過,想知道余謹真的全部,不容許余謹真有他不清楚的地方。

「嗯……好。」余謹真點頭。

那個停頓是什麼意思?溫夜瞇起眼。

「怎麼,我不能去?」

余謹真道:

「不是。只是……你其實去過了。」

「欸?」

溫夜很快就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晚上十點多,打完工的余謹真,帶他來到一處公寓。溫夜感覺眼熟,回想了一下。

上到三樓,一打開門,他認出來了。

這是最初他們相識時,那個害怕鏡子的登山學妹的分租公寓。連房間都是同一個。

余謹真開門讓溫夜進入自己房間。當然,擺設已經不是原本的樣子了。

溫夜道:

「你找房子的時候,該不會關鍵字都是用鬼屋吧?」之前那個,現在這個。

余謹真關上門,放下自己的背包。

「學妹搬走後,這裡一直空著。」因為學妹的事情,似乎有什麼傳言,導致學妹休學退租後乏人問津。他也是找屋的時候才知道的。

因此,他才能又不大好的時間點租到房子,房東還答應可以不用綁長約。現在不是學期轉換的時候,能選的空屋並不多。

而且,還得要離溫夜家近才行。

心裡突地一跳。他實在不曉得自己究竟意識到了什麼。

明明這不是溫夜家了,可是兩人獨處,他還是又緊張了。余謹真看著溫夜在自己房裡,四處張望著。

他沒有什麼東西的,溫夜很快就會沒事做了,若不會馬上離開的話,該要跟溫夜說什麼做什麼才好?

這個房間,比他之前的住處,比溫夜的家,都還要來得小上許多。空間相對的顯得侷促,想彼此離遠一點都沒有辦法。

以前,他究竟是怎麼和溫夜相處的?

溫夜四周瞧了瞧,脫下大衣,在床舖上坐了下來。睇見余謹真罰站似地,便道:

「你幹嘛站著?」

「啊。嗯。」余謹真拉開書桌前的椅子,在床邊坐下了。

空氣裡就是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僵硬。

溫夜明白是自己造成的。

要解決這種情形,就只有讓余謹真快點喜歡上他了。

成為真的情侶之後,就不會再變成這樣了。不管合不合理總之他就是這麼想的。溫夜忍不住閉了下眼,雖然他從不認為自己非常成熟,可也沒想過居然可以幼稚到這樣的程度。

他並不是一個遲鈍的人,也不容易誤解別人的意思,可是,偏偏在這件事情上面,他誤會了。

到底是余謹真真誠的眼眸與言語擾亂了他,還是他心裡其實是希望如此的,再去糾結也沒有什麼意義。

可是他太不甘心了。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為此懊惱什麼的。

不過他認為,余謹真對他是有感情的,只有這個,他能夠確定。

那麼,要怎麼樣讓一個人對他產生戀愛的感覺?溫夜不是臉上貼金,從小到大,因為他的長相,被喜歡的次數多不勝數,他什麼都不用做就會有人對他告白了。

但是現在,他卻完全不曉得要怎麼讓一個人對他產生愛情。

反正,應該不難吧。

溫夜心裡煩得要死,總之首先,從肢體接觸開始。他伸出手道:

「和我握手。」

「咦?」余謹真不解。

「快點!」溫夜不耐煩。

「啊,好。」余謹真將手放進他掌心裡,一下子被他握住。

這對他們彼此來說,並不是陌生的行為。可那都是在有其理由的情況之下。

溫夜輕捏著他手。又軟,又溫暖。

「……你體溫跟小孩一樣。」

余謹真有些不知如何回應。道:

「你也……很溫熱。」

溫夜睇著他。

「我說,如果沒有使用靈力的話,像這樣只是單純地牽著手,也會有那些反應嗎?」

「什麼反應?」余謹真被他弄得有點分神。

溫夜道:

「你的臉好紅。」在學校的時候也是,不是錯覺。

余謹真手一頓,下意識地想要抽回來,卻被捏著沒能成功。

「我……」他輕輕呼吸幾次,抬起眼睛來,承認道:「因為我很緊張。」

「那是為什麼?」溫夜看他那樣,倒是心裡舒服多了。就是不許只有他一個人平靜。

「因為……」余謹真思考被攪得有點混亂,但總算還是想出一個原因。「因為你的臉太漂亮了,這麼靠近我,我心裡無法冷靜。」他說。應該是這樣吧。

不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啊。

「欸?」完全不是溫夜想要聽的答案。

「長相的……威力?」余謹真越來越沒辦法描述了,甚至不確定自己在說什麼。

溫夜手一帶,將他拉近到眼前,道:

「你又不是第一天發現我長這樣。」

余謹真望著他黑色的眼眸,如此近的距離,簡直心亂如麻。

「我……我是……」究竟是什麼?讓他心跳得如此地快,他真的不曉得。

手心一熱,慌亂之中,他似乎讓些微的靈力流動了過來。

溫夜當然也感覺到了。

那種露骨的躁熱,教人心焦。

「別想呼嚨過去。」溫夜低啞著聲道。

他不禁偏首接近余謹真,余謹真見狀,卻是閉上了眼睛。

因為覺得好像要被吻了,所以擺出等著被吻的姿態。察覺到這件事的時候,兩人同時間停住動作。

余謹真趕緊睜眼,滿臉通紅道:

「呃、我——」

溫夜拉住他,沒讓他能夠退開。

「你什麼?」他在心裡認定余謹真這樣分明就是至少有一點點喜歡他,最少最少也是很在意他的,就算只是因為他的長相或被他逼的什麼理由都好。遲鈍得要命,快點認清楚吧。

在要吻上余謹真雙唇的時候,有人敲門了。

叩叩叩。

硬生生打斷溫夜的攻勢,余謹真掙脫了溫夜,很快地站了起來。

「有……有人。」

溫夜差點沒有爆炸。

余謹真背對著他,緩了下氣息,上前打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女孩子。她也是學妹,就是那位登山學妹的室友,借過余謹真鏡子的那個。

「學長,我……」

她還沒能講出來意,就見溫夜單手扶著門框,出現在余謹真身後。

然後一臉不悅地對她道:

「快十一點了,妳要做什麼?」

「溫夜學長。」她嚇一跳,真的沒想過溫夜怎麼會在這裡。而且不知何故,還散發一種非常性感的感覺。「我、我想裝水。」超級大帥哥的性感實在殺傷力太強,就算是表情好像在生氣。她拿著自己的保溫瓶,有點結巴。

想裝去裝啊!溫夜差點沒惱怒地喊出來。

余謹真聞言卻是道:

「啊,好。」

這棟出租公寓共有五樓,房東設置飲水機,分別放在二樓和四樓,他們所在之處是三樓。所以要裝水,就得往上或往下一樓。

然而,樓梯間相當昏暗,加上之前曾經發生過那些事情,學妹總是心裡毛毛的,想搬家又沒有多餘的錢和時間。有時候晚上想喝水,也只能快去快回,不然就忍到白天。

雖也不是沒有其他室友,可都住在不同樓層,自從余謹真搬進三樓之後,學妹猶如看見救星。就算只是裝個水,有人陪真是太好了。

余謹真陪著學妹上到四樓。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二樓的飲水機是舊款的,學妹通常會選四樓的這台。

溫夜跟在他們身後。反正就是不高興。

來到飲水機前,學妹按下熱水按鍵,咕嚕咕嚕地開始裝水。

忽然間,砰地一聲,傳來了物體撞擊的聲響,差點把學妹嚇到尖叫。

余謹真稍微抬起臉看著上方,道:

「頂樓的門好像沒關好。」那扇門有些故障,很容易被吹開。「我上去關好。」不然今晚風大,會一直發出噪音。

余謹真往上走,溫夜當然也跟著。

「等……等等啊。」學妹不好意思說先將她送回去,只好硬著頭皮接在後面。

來到頂樓,擺放著三台洗衣機,和好幾支的曬衣架。

掛滿了衣服的空間,風稍微吹動,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似的。

學妹突然「啊」地叫了一聲。

「有人!」她指著某處黑影道。趕緊躲在了余謹真背後。

溫夜見狀,瞇起了眼睛。他越過層層衣物上前,將那黑影揪了出來。

總之是一塊板子。

「人在哪裡?」溫夜翻白眼。

學妹乾笑,道:

「抱歉,看錯了。」真的很像一個人站在那裡啊。

「不用害怕。這裡什麼都沒有。」余謹真道,找了重物,擋住門板,這樣便不會再被風吹開。

下樓的時候,學妹問:

「學長果然有陰陽眼看得見嗎?」

余謹真尚未回答,溫夜就插嘴道:

「我看不見。」

「喔。」學妹其實不是問溫夜,而且她不大敢跟溫夜講話,因為溫夜氣場比一般人強大很多,長得又那麼帥,脾氣好像陰晴不定,整個就是難接近,和他講話壓力太大。

回到三樓,溫夜伸手搭著余謹真的肩膀,別再過來打擾的意味十足。對學妹道:

「快回去睡覺。換個大一點的瓶子,不要老是麻煩別人裝水。」

學妹都沒能反應過來,他便帶著余謹真走進房間,同時關上了門。

余謹真不大明白溫夜的言行,只感覺得到他不大開心。

「嗯,你……」

「你別再讓那個學妹對你好奇了。」溫夜道。又說:「也不要再陪她去裝水了。」都讀大學了,那種芝麻蒜皮的小事。

余謹真聽不懂。

「為什麼?」

溫夜一副不怎麼願意回答的表情。他先走開拿起擱著的外套穿好,然後揹起自己的背包。

「我要回家了。」被那個學妹一攪局,沒法再繼續了。

余謹真覺得對話沒有結束,怎麼說走就走。在溫夜經過身旁時,他下意識地拉住溫夜袖子,問道:

「你在生氣?」

溫夜望住他半晌。然後,手一揚,將他整個人抱進懷裡。

余謹真微吃了一驚,臉被埋在他的肩膀處,不過,卻沒有掙開。

厚暖的大衣,有著溫夜的味道。溫夜的氣息,體溫,都讓他思考停擺,不知所措。

溫夜並未馬上講話,而是在等待了一會兒後,道:

「現在你看不見我的長相了,你還不是心跳加速了。」哼哼。

心臟的聲音,大得連自己都聽見了。余謹真覺得好難為情,他無法解釋說明這樣的情形,人生至今,他還是第一次為誰而心跳。

「溫夜……」除了喚這個名字,好像其他什麼也不能做。

溫夜聽見他的低喚,忍不住臉上一熱。

明明就只是叫個名字而已。

真的是——

他更故意更用力地抱著余謹真,余謹真根本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在完全滿意了之後,溫夜終於放開了他。

看著他頭髮微亂,面紅耳赤的模樣,溫夜得意地揚起嘴角,道:

「你活該。」這是處罰。

因為他一點防備也沒有,因為他老是這麼狀況外。

「咦?」余謹真一頭霧水。

溫夜打開了門,道:

「學校見。」

余謹真有點不希望他走。道:

「你……話都沒有講完。」

「我沒有什麼好講的。」溫夜這麼說,是真的沒有。想了想,又輕浮惡劣道:「我留下來,會再親你的,你不介意,我就留下。」

余謹真聞言愣住。溫夜像開玩笑在逗他,卻也像是講真的。

究竟是哪一邊?

其實溫夜自己也說不分明。他不想被拒絕,所以說得像謊話,而後一笑,笑得有點生氣。

他道:

「我走了。你把門關好。」

余謹真站在門口,只能目送溫夜離去。

他對自己心裡,那一處輕聲回答不介意的角落,感到前所未有的動搖。




















★班長的囉哩囉唆




我真的好喜歡這種
愛在曖昧不明時喔。XDXDXDXDXD


溫夜的背景
讓他即使長著那張臉也根本談不了戀愛
余謹真也是
人生至今,不知愛情為何物。

戀愛智商都是零的兩個人
因為性格不同
表現出來也完全不一樣。XDXDXD


魔同學的感想
好像根本可以出一本小冊子了啊!!!哈哈哈!
還沒連載結束就可以先說送妳一本書了!!!XDXDXD
(前提是這個故事會出,我滿猶豫的......沒有出的話送妳別的。囧囧囧>)

我有看排球喔!!!!!!!!
大概兩三年前我還有在臉書上推薦過!!!!!
超愛排球。XDXDXD

今天冬至大家有吃湯圓嗎?
我吃了喔!!!

祝福大家,有個愉快的週末,甜蜜的聖誕節。
(鍵盤到手能夠如期更新真是太開心了~~~!!!!!)

謝謝各位同學。(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ao 的頭像
datao

歡迎光臨(糟糕高中圖書館‧﹏‧)PURE

dat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