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的小提醒:沒有靈異事件的描述。



















★鬼故事 28

















他是喜歡溫夜的。

只是,他沒有想過是哪一種喜歡。

因為是朋友,自然而然地就是友情上的意義了。可是,是不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摻雜了一些連他也沒察覺的感情。

余謹真坐在教室裡,雖然看著前面,但黑板上的字一個也沒有抄起來,老師講的話也沒有一句能夠聽進去。

下課打鐘了,他才醒過來般,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願意接受溫夜親吻的自己,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出自什麼理由?

一旦開始思考這件事,他就覺得頭要發燒,只能屈肘趴在桌面上讓自己冷靜一下。

現在就連想到溫夜也會心跳不已了。

他也……喜歡溫夜嗎?

就在腦袋承受不了的時候,有人伸手碰了下他頰側。

余謹真一愣,抬起了臉。就看見溫夜站在他桌子旁邊。

溫夜居高臨下地垂著眼,問道:

「你幹嘛?不舒服?」還是想睡覺?

余謹真直起身,希望自己不要太過慌張了。

「沒有。」

「你下節空堂吧?要去哪裡?」溫夜問。

雖然他們午飯一起吃,放學一起走,可是沒課的時候,不是每堂都會一起,畢竟他們課不同,而且一節課不長,沒什麼事就不會特地找去彼此系館。所以溫夜現在站在他的教室裡,不大算是常態,而且,溫夜記起他課表了?

余謹真看著桌面上還沒收起的書本,道:

「我……想待在這裡就好。」他想好好冷靜,釐清心裡的感覺。

因為下節沒課,所以教室裡幾乎走光了,剩下三三兩兩的人,也在溫夜踏進來後離開了。

「是嗎?」溫夜聞言,卻是在他身旁的座位,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那我也就在這裡。」他從背包裡拿出課本和筆記,唰唰唰地開始寫起來了。

余謹真並不是希望他走開,所以也只是輕應了一聲:

「嗯。」

溫夜是他的朋友,明明是這麼認為的。可是他卻開始搞不清楚自己對這個朋友的想法了。

溫夜確實有一張魅惑人心的俊美容顏,那是一種單純的美麗,純粹簡單的吸引力。但就如溫夜所說的,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溫夜長這個樣子。

在他們日積月累的相處之中,有什麼改變了。而他因此非常困惑。

余謹真不禁轉頭看了溫夜一眼。

溫夜卻是視線一直在他身上,和他四目相對了。

「你終於發現我在看你了。」他挑眉。

余謹真愣了下,道:

「我……」

「你在發呆。」溫夜轉著筆道。

余謹真覺得自己的視線不能停在溫夜臉上,就算停是身上也不能。不然又要發燒了。

「我在想事情。」他移開目光,望著桌面。

「什麼事?」溫夜好奇。

「想……想你。」余謹真誠實地說。

然後也沒有什麼餘力發現自己這個回答有多麼微妙。

溫夜一頓。

「那太好了。」

余謹真不明白。

「什麼太好?」

溫夜微哼一聲,道:

「我就是來彰顯存在感的。」

對余謹真而言,這句話更是不明所以。他道:

「你的存在感已經非常強烈了。」在校園內,在校園外,不管在誰面前……甚至是在他眼裡。

「那你就繼續想著我的事吧。」溫夜支著臉,告訴自己要用平常心來說出這種話。

余謹真思緒有點雜亂,低聲道:

「我……一直都有在想。」也許原因不大一樣,可回憶起來,他從好久以前就總是想著溫夜了。

現在更是,連點空隙都沒有。

溫夜明明是想要擾亂他,卻有種反而自己被他擾亂的感覺。

「你——就是灌迷湯。」他這麼說,語意莫名其妙。把課本收進包裡,他揹起來。「我回去系上了。」伸手揉了下余謹真的頭髮,他走出教室。


余謹真留長的劉海被弄得亂糟糟。像這樣,溫夜一再地對他做出這些親近的行為,卻又要他自己去想。

他目視溫夜走出教室的背影,千頭萬緒,無法理出一個道理。

溫夜也是相同的。

想跟余謹真回到那種自然的相處,但是總不成功。

以前他會翻白眼評論余謹真講話省略太多,現在能夠維持著對話時表情不要洩漏什麼就已經是很難了。

明知余謹真大概不是那個意思,他仍是會受到影響。

不過,沒有任何交往的經驗,這點,他們算是平手吧。溫夜如此想著,除了增加身體接觸以及相處時間,其實也沒什麼改變現狀的方法。

上完一天的課,余謹真今日沒有打工,所以兩個人分別回家了。

溫夜吃完飯讀完書寫完報告,洗了個澡。吹乾頭髮後,他拿起手機,晚上九點。

在客廳裡來回走了一會兒,又坐在沙發上想了一想,最後,他點出通訊軟體,找到名字,在對話框裡打了些字。

坐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他有些按耐不住。

結果不到十分鐘,門鈴響了。

他立刻上前打開門,余謹真站在門口,輕微地喘著氣。

溫夜一下子笑了出來。

「你好快。」

余謹真望著他。

「你怎麼了?」他收到訊息,溫夜叫他過來。

余謹真的手機裡本來是沒有任何即時通訊軟體的,當然是溫夜讓他裝的,就在他們彼此都有麻煩而必須住在一起的那陣子,當時是為了發生事情不要斷聯。

溫夜讓他進屋,道:

「沒事。因為你不是說我可以叫你過來。」所以要住得很近。

余謹真聞言,鬆口氣。輕聲道:

「原來如此。」

溫夜雖然也不是要惡作劇,可見他那個擔憂的樣子,感覺就有一些過意不去。

「我會不會有事,你不是最清楚?」他的安慰技能一直都不怎麼好。

溫夜身上若有異變,他的確能夠馬上得知;他所設下的防護,也是無比堅固的。

只是,他還是會擔心。余謹真吁出一口氣,道:

「沒事就好。」

他一定是趕著來的,無論從居家的衣著,還是洗完還濕著的髮,都能看得出來。溫夜凝視著他半晌,抬手拭去他額邊那不知是汗還是髮梢落下的水滴。

「過來休息一下。」他道,拉住余謹真的手,帶到客廳。

余謹真坐在沙發上,又抬起臉問道:

「那麼,你為什麼叫我過來?」

溫夜不想回答,進去廚房倒了杯熱茶。

「……喝吧。」放在他面前。

「謝謝。」余謹真將杯子拿在手裡,覺得好溫暖。「……所以為什麼?」他看著溫夜還是問。

「沒有為什麼。」溫夜總之就是這麼說了。「不是什麼事情都一定要有理由的。」他理直氣壯。

這句話倒也不能說是錯。只是余謹真覺得,好像不是這樣。

「學妹……今天來找我,說她買了一個很大的水壺,以後不會再麻煩我了,還一直跟我道歉。」看著茶水映照出的自己的臉,他緩慢說道。

「很好。」溫夜在余謹真身旁坐了下來。

不過他猜學妹一直道歉的理由,不是麻煩了余謹真,而是另外的。

果然,余謹真抿了下嘴唇,道:

「她說她之前不知道,我跟你在……在交往。」這個傳言,原來仍舊存在。

學妹覺得自己當電燈泡才感到抱歉,一般人都不會像余謹真這麼遲鈍。溫夜不大在意,道:

「我不是說了,我沒有為此困擾。」

「為什麼?」余謹真停住了下,道:「我……我是男生。」他自己都有點弄不清楚,他這麼問的原因,究竟是想要知道溫夜為何不介意,或者是其他。

溫夜的反應,只是笑了一下。

「跟我們之間所經歷的那些不現實的遭遇比起來,這算什麼事?」

余謹真怔愣了片刻,道:

「的確是。」很有溫夜的性格。

兩人都沒再說什麼,對話稍微中斷了,不自在的氛圍又圍繞著他們。余謹真只好移開視線,不意看見溫夜母姊的房間是開著門的,不再緊閉了,於是他露出溫柔的表情。

溫夜見他神色緩和下來,因此抓住了他的手腕,道:

「你陪我看部電影吧。」無論氣氛如何尷尬,他都要余謹真和他一起面對。

余謹真的確本來想走了,聞言,只是低聲道:

「好。」

打開電視,上面在演些什麼,其實他們都沒有看進去。影片尚未演完,余謹真就靠在溫夜肩頭上睡著了。

這是因為余謹真失去絕大部分靈力的緣故,而使余謹真如此付出的對象,就是他。溫夜覺得自己在余謹真的心裡,是有一個特別位置的;他能懂那種感覺,因為余謹真在他心裡也是。

只是那樣的情感,在他誤解余謹真告白後開始改變了。之後他們變得更加緊密,甚至產生不可分離的羈絆,有了一生一世的誓言,最終變成了這樣的曖昧狀況。

他不喜歡這種不上不下的結果。

溫夜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然後伸手將余謹真整個人按進他懷裡。

「……你還是不夠在意我。」他低聲說。

無論什麼原因,在他面前,睡得如此沒有防備,就是不夠在意。溫夜明白自己的這種想法,根本就是無理取鬧,可是,今晚只有他自己一個人要睡不好了。

隔天早上,余謹真發現自己是睡在床上的。

溫夜的床。

眼睛一張開,首先看見的是溫夜那張慵懶俊美的臉。四目相對,他真的嚇了一跳,

這個畫面他很熟悉,在兩人偶爾會共睡一床的時候,溫夜有時比他早起。

他趕忙坐起身,有點不大清楚發生什麼事。

明明昨晚他們都是坐在客廳的。

「我抱你進來的。」溫夜側躺在床上,用手撐著臉,懶洋洋地說道。

「咦?」余謹真愣住。

溫夜也起身,伸了個懶腰,頻頻打著呵欠。

「你睡著後,是我抱你進來的。」他又重複了一次。

余謹真一下子臉紅,不大想知道他怎麼抱的又是什麼姿勢。忽然想起什麼,他略微倉促道:

「現在幾點?我第一節有課。」他下了床,去找時鐘。

就這點反應?溫夜不滿,跟在他身後走出房間。

「七點多了。」他整個晚上就一直數著時間。很難熬夜的他,每次無法入眠都是因為余謹真。

只見余謹真拿起自己的背包和外套,道:

「我、我快遲到了,要先回租屋處一趟。抱歉。」說完,他打開了大門。

「欸?」溫夜當然不高興了,本來等著好好捉弄一下的。

「真的抱歉。」余謹真這麼說,離開了。

上課遲到當然不是假的,可無法再在溫夜面前保持冷靜也是原因之一。早晨冷風刮著臉,余謹真卻感覺自己臉上的熱度一點也沒減退。

早上的課結束,余謹真走出教室,就見溫夜站在長廊的那頭。

溫夜身邊圍繞著幾個女孩,看來像是一年級的學妹,正在講些什麼。余謹真因此停住腳步。

然而,溫夜先發現了他。

接著就離開那些人,直接朝他走過來。

「幹嘛站著不動?」溫夜來到他面前問道。

「不……因為你在跟別人講話……」這算是什麼理由,余謹真自己都不大清楚。

溫夜皺眉,道:

「別人?我當然是來找你的。」拉起他的手,直接走了。

聽見他這麼說,余謹真也只能望住他了。情緒總是被溫夜的一言一行牽動著,這樣的自己,好陌生。

他努力地想弄清自己的內心,可是溫夜卻一點時間也不給他。

說著要彰顯存在感,沒有課的時候就會找來,午餐一起吃,放學一路回家。余謹真並不是要溫夜遠離,而是溫夜的存在,在他心裡,已經很大很大了,再大下去,他真不知會是什麼樣子。

接著連續幾天,余謹真經常看見溫夜身旁有個一年級的女孩子。

雖然溫夜明顯地沒什麼理會她。

這日,溫夜在教室外面,余謹真又不意撞見那學妹正在跟溫夜講話。

「不能幫忙一下嗎?真的很恐怖耶。學長。」

這次距離較近,余謹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那學妹發現他站在旁邊,看了他一眼。

余謹真有些困惑。溫夜一望見他,便舉步朝著他走來。

於是他問著溫夜:

「怎麼了?」

「沒有。」溫夜回答,想帶著余謹真走了。

學妹卻開口道:

「我撞鬼了,請幫幫我。」

余謹真看向溫夜。溫夜則是嘆了口氣,而後想了想,對余謹真道:

「好吧。我也想解決這件事了。」

找了間空教室,學妹坐在他們的對面。

學妹拿出一張照片,放在桌面上。開始道:

「上次去玩的時候,照到了靈異相片。回家之後,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每天晚上,都覺得右腳有些疼痛,好像被誰抓著扯那樣。」邊說,她邊看著溫夜。

溫夜的視線,卻是放在余謹真身上。

他在桌下握住了余謹真的手。

余謹真盡量壓抑著心跳,專注地看著相片。相片裡有三個人,是由上往下拍的角度,學妹站在中間,而且右腳不見了。

片刻,他道:

「這張相片……是正常的。」

學妹一傻。

「什麼?」

余謹真道:

「我沒有感覺到東西,妳身旁也很乾淨。」

「可是……」學妹有些慌亂,朝溫夜看一眼,道:「我晚上會腳痛啊!」

余謹真看著她。

「是真的嗎?」他完全沒有感覺,一絲氣息也沒有。

溫夜此時拿起照片。他已經看過很多遍了。

「妳確定這不是姿勢的問題?」相片雖無明顯軟體改過的痕跡,可是以三人的位置來說,被同伴遮住了也是合理解釋。

他雖然沒有感應,可是學妹找上他的態度有點微妙,就跟所有曾經在他身旁打轉過的女孩一樣。他大概知道這個學妹是想做什麼,所以他一直冷處理。

「為什麼學長不相信?」學妹委屈道。

溫夜也覺得夠了,沒再客氣。

「因為這張照片是假的。」他非常直白地道:「我已經有了在交往的對象,妳應該知道。」

他確實是那種會狠狠斷了對方念頭的類型。

學妹一臉羞愧,把相片從溫夜手裡搶回來,站起身,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余謹真這才終於明白。

「原來她是……喜歡你。」才捏造靈異事件搭話,想引起注意。

「我不喜歡她。」溫夜道。這才是重點。

余謹真安靜了會兒。低聲問道:

「我是擋箭牌?」

聞言,溫夜卻是瞪了他一眼。

「你居然這麼說?」到底是怎麼理解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是。」他道。握緊了余謹真的手。

余謹真的思緒輕易地因他亂了。

「沒有要使用靈力了,我們……不用牽著手。」他真的沒辦法忽視。

「那你甩開。」溫夜把選擇權交給他。

「你……」要是真那麼做,溫夜好像會不高興。余謹真簡直拿他沒辦法。

溫夜不僅將手握得緊牢,還牽著放進了自己外套的口袋裡。

「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親你?」他說。

還以為溫夜不打算提了,余謹真都已經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去在意,就算真的想要知道答案。

偏偏,現在卻又拿出來講。

「我……」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溫夜撇開臉,不讓他看見表情,才道:

「你若承認喜歡上我,我就告訴你。」

手心的熱度,分不清是溫夜或他。又也許是牽著放在口袋裡的關係。

余謹真覺得自己是喜歡溫夜的。

不是以前那種。不再只是單純的喜歡或討厭這兩種分別。

在終於明白的時候,胸口之處,卻像是被用力擰緊了般,即使只是輕輕呼吸也會感到疼的程度。

再也無法對溫夜完全誠實的他,所擁有的這份感情,竟是如此難受。

這種讓他心臟狂跳的喜歡,卻也同時令他心痛。






























★班長的囉哩囉唆



我也很想趕快寫到肉啊。(吶喊XDXDXD)


而且還希望在15日之前寫完。(祈禱)

以上
謝謝各位同學。(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ao 的頭像
datao

歡迎光臨(糟糕高中圖書館‧﹏‧)PURE

dat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